[1104]二月铭刻

这个月是可能会发生第一次断更的,幸而形势向好,可以松口气,稍稍收拾一下心情。

癸卯年春节余韵未尽,就迎来了项目组成立及其后一周的方案设计,紧接着又是一周紧张的方案评审。评审过后,我可以稍稍缓一缓口气了。

在此期间,孩子过了个生日,接着备考YCL。就在考试当天,老爹身体出了状况,紧急送医。

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三十多个小时的不眠,和作为一个外行疲惫时来下关乎生死的决定,说实话,当时我的心是慌的,我的手是抖的,在与家人沟通达成共识,随着姐姐们的到来,转入ICU忙完这才镇定下来。

阴云罩顶,转至ICU后每天关注着止血情况、转氨酶数据和后续自主恢复状况,终于在刚满七天时转到了普通病房。转出ICU两天前的晚上梦到老爹脸色红润地坐在餐桌旁,现在看来宁愿相信这是一种吉兆。

如今想来,大概是由于事发前晚吞了碎虾壳划破了因肝硬化引起的胃底静脉曲张血管引发了消化道内大出血。事到如今,阴云渐消,算是逃过了一劫,肝硬化的问题后续再治。

《[1104]二月铭刻》上有2条评论

    1. 谢。当年我还比较瘦的时候还检查说有脂肪肝,最近的几次倒是没有说了。我平时不喝酒,除了应酬需要或是夏天喝啤酒。考虑日后喝啤酒和红酒吧,好歹酒精含量小许多。

评论已关闭。